网站首页 | 甘肃文县网 | 党的建设 | 文县政府公众信息网 | 招商引资 | 水务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甘肃>>正文
让孩子的眼睛更明亮——甘肃省打响青少年“视力保卫战”
甘肃文县网 发布日期:18-10-17 17:23:42 点击次数: 来源:甘肃日报   转播到腾讯微博


    原标题:让孩子的眼睛更明亮

    ——我省打响青少年“视力保卫战”

  在甘肃省康复中心医院眼科中心就诊的小患者。 刘秀芝

  国庆长假刚过,在甘肃省康复中心医院眼科中心低视力康复科,排着十几个等待检查治疗的孩子,其中有三四岁的幼儿园小朋友,也有上中学的学生。一位医生告诉记者:“每天下午四点半以后,前来检查的学生特别多,检查室里都是满满的,到了假期,根本忙不过来。”

  数据显示,近几年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只增不减,近视低龄化、重度化日益严重,已发展成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我省的状况也并不乐观。

  近视率上升呈低龄化趋势

  在省康复中心医院眼科中心候诊区,一位王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小孩今年读二年级,暑假就发现孩子看电视时会往前凑,看远处的物体时也会眯着眼睛。9月开学后,孩子说看不清楚黑板,这才意识到近视问题。“还是发现的晚了,到医院检查,近视300度,还散光。”王女士叹息道。

  “以前,青少年近视高峰一般出现在初中阶段,而现在,小学三四年级就出现近视率高发趋势,甚至一两岁的孩子也出现近视。当前青少年近视率呈现低龄化的趋势,令人担忧。”省康复中心医院眼科中心低视力康复科主任、省眼科学会斜视与小儿眼科专业组委员魏建兰表示。

  农村儿童近视率升高

  人们通常认为,城市青少年由于缺乏户外运动及电子产品过度使用而容易近视。但近几年,农村儿童近视率也大幅提高,增长速度甚至超过城市。白银市靖远县东湾中学八年级老师曾贤琴告诉记者,近

  几年班上的“小眼镜”越来越多,“我们八年级一班有30人,戴眼镜的同学就有14人;八年级二班28人,戴眼镜的有10人。”

  “从目前近视发病率来看,农村发病率非常高。主要原因是城市孩子从幼儿园入园开始筛查近视,因而发现得早,而农村孩子由于近视防治意识不强,医疗条件所限,来检查的孩子一般都年龄偏大,度数也偏高。”魏建兰说。

  记者了解到,随着网络和智能手机在农村的普及,电子产品对孩子视力的损害在农村与城市同等出现。孩子长时间接触电子产品、家长预防近视意识薄弱等因素造成农村青少年儿童近视率高发。

  赵丹今年15岁,是临夏州永靖县一所中学初二的学生。当学校体检发现她视力有问题时,她并没有去做相关检查,问及原因时,她说:“我爸说让我先别戴眼镜,他说这样对眼睛不好。”

  由于很多家长近视预防意识的淡薄,孩子视力出现问题后,没有及时带去医院进行视力检查治疗,一拖再拖。有些家长认为,孩子座位调到前排,只要能看见黑板就可以了;就算近视了,也不能戴眼镜,戴了就摘不下来了。由于一些家长对近视不够重视,导致孩子错过了最佳的视力矫正期,致使近视度数年年涨。

  如今很多城市将视力筛查项目检测列入幼儿入托前体检项目,再加上先进的检查设备、专业的眼科医生,孩子的视力问题能够及时发现、及早治疗。但目前我省县域一级进行幼儿入托视力筛查依然较少,眼科医疗服务体系不健全,是导致农村孩子近视率高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马琳是武威市古浪县黄羊川中心卫生院的一名医生,她告诉记者,由于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没有专业的眼科医生,眼科相关的仪器设备也没有配备,因而青少年视力筛查和后期的矫正治疗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无法完成。

  课业负担、电子产品是主因

  为何近年来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只增不减?课业负担过重、电子产品过度使用被专家认可为近视发生的主因。

  在兰州大学第二医院眼视光学中心,曹阳在妈妈的陪伴下挑选合适的眼镜架。曹阳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今年上八年级,两年前发现近视时还是200多度,这次检查,升到了500度。“孩子课业负担确实重,除了学校布置的作业外,每周还要上数学、英语等课外辅导班。”曹阳妈妈的“坦白”,也是大多数家长的心声。

  “孩子每次近距离用眼,要尽量小于45分钟;0到6岁的孩子每次不要超过30分钟;每天的户外运动要在2个小时以上,但就目前能做到的孩子少之又少。很多孩子的时间被一波又一波的课外辅导班所填满,甚至连到医院检查眼睛都需要‘挤时间’‘抽点空’,很多上小学的孩子到医院检查,近视度数达到400度、500度,被问及为什么这么迟才来做检查时,家长都说孩子太忙没时间’。”魏建兰谈到。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孩子文化课、兴趣班轮番上,一周日程排的满满当当,很少有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的时间,孩子视力已经被完全透支。虽然多数家长表示孩子的分数和眼睛的度数一样令人操心,但在实际中,他们更倾向于牺牲孩子的部分视力去换取成绩。

  公交车上、回家路上随处都可看到学生们低着头,专注地拿着手机玩游戏、看视频。甚至有些两三岁的孩子哭闹时,家长为了让孩子安静,也毫不犹豫地拿出手机逗孩子。

  “电子产品绝对是导致孩子近视的重要因素。现在的孩子过早接触手机、电脑,家长从孩子婴幼儿时期就让接触手机,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视力。”兰州市安宁区十里店小学三年级一位老师说。

  电子产品对眼睛的伤害已成不争的事实,但除了孩子们痴迷游戏、主动接触电子产品、家长纵容孩子玩电子产品等因素外,部分学校老师留电子作业的现象也不可忽视。

  李颖的儿子今年上四年级,痴迷于网络游戏。自从上三年级发现近视后,她更是加强了手机、电脑的管控。但现在孩子的有些作业需要在手机上完成,只能配合。谈起这些,她苦恼不已。“孩子在手机上做作业本身就伤眼睛,再加上孩子自控能力差,稍不留意,就打开游戏玩,这样不仅学习效率不高,还伤害了眼睛。”

  据专家介绍,0到6岁是孩子视觉发育的关键期。由于青少年儿童的视觉神经还没有发育完善,长时间注视电子屏幕,用眼强度增加,产生视觉疲劳,很容易造成视力减退。

  “户外运动是防治近视最有效、最廉价的方法。”可是面对家长要成绩,学校要升学率这样的现实,户外运动很难得到保证。部分家长和老师们认为,体育运动是对学习时间的浪费,应该把时间花在学习上。

  而事实是,体育课被占用,而且“有占不还”的现象在很多学校里比较普遍。曾贤琴告诉记者:“很多家长和老师认为学习时间越长,效果越好。在临近考试前夕,体育课往往都会‘缩水’,被文化课占用,这也是一个无奈的现实。”

  多方发力防治近视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治已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防控近视,迫在眉睫。如何“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需要从预防、检查和治疗三方面着手,家长、学校、医院、社会共同发力。

  为有效控制我省儿童和青少年近视发病率,提高儿童和青少年视力健康水平,2017年,省卫计委、省教育厅、省体育局联合印发通知,探索建立医教体综合防控体系,并提出儿童和青少年近视防控指导建议。今年7月,省卫计委委托省人民医院、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开展儿童眼视光保健专业人员师资培训工作,为各市、县级培养一批熟练掌握青少年眼保健和眼视光相关临床和理论知识的卫生专业人员。

  魏建兰表示,在视觉健康领域政策保障不断健全完善的基础上,还需要家长、学校、医院共同配合,在饮食、坐姿、用眼习惯等方面进行相应的指导和规范。要加强防控近视的宣传力度,提高学生、家长、学校及全社会对近视防控重要性的认识,形成爱护眼睛、保护视力的社会氛围。

  魏建兰建议,尽快建立健全儿童青少年屈光发育档案,包括裸眼视力、矫正视力、屈光度、眼压等项目,通过数据采集,帮助筛查视力正常孩子中的潜在近视患者,及早干预,预防近视的发生或控制近视的发展,及早发现屈光异常和各种眼病。 (记者 文 洁 刘秀芝)

作者:  责任编辑:蒋 瑶
相关阅读
对不起,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