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甘肃文县网 | 党的建设 | 文县政府公众信息网 | 招商引资 | 水务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甘肃>>正文
这位乡干部倒下,县委常委集体落泪
甘肃文县网 发布日期:18-10-08 16:57:03 点击次数: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甘肃礼县龙林镇原党委书记秦彦军在扶贫路上“敢死拼命”的生命定格

▲秦彦军(左二)生前为群众发放过冬用火盆。

  秦彦军刚入驻时,龙林全镇贫困村是13个,来之后增加到26个。贫困村为什么没有逐年递减,反而不降反增?

  “精准扶贫的路上一个都不能少。党委把我派到这里,就是让我发现贫困,敢于如实上报。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困在那里你却看不到。我们就要拿出‘敢死拼命’的精神来打好脱贫攻坚战。”秦彦军生前说

  夏末秋初对于秦巴山区深处的甘肃省陇南市来说,是干部群众最忙碌的时候。藏在大山里,交通不便的礼县龙林镇也不例外。

  花椒已经红了,核桃也要上市了。尽管有时候天还会下雨,但龙林镇的许多干部都忙着走村入户,来到田间地头。

  在龙林镇,干部群众说,他们总是会想到一个人,一个在扶贫路上敢死拼命的人,一个将生命定格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的人。他的名字叫秦彦军,是龙林镇原党委书记,今年年初他因突发疾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2岁。

  “因救灾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机会”

  龙林镇这两天总不见晴,傍晚和夜间,常下起小雨。龙林镇的女党委书记王勤时常在深夜里迷糊地听到哗啦的雨声,雨势渐大时,还伴着雨水响起一阵呜呜的闷雷,许多记忆也就会在此刻“放映”出来……

  她到龙林镇当镇长已经4年了,和她几乎同时来这个乡镇搭班工作的党委书记秦彦军比她小一岁。这个书记不抽烟也不喝酒,因为他查出高血压已有好几年,时常有胸闷气短、心脏疼痛、耳鸣出血等症状,但因公务繁忙,他一拖再拖,没有及时入院检查治疗。

  2017年8月7日,龙林镇遭受一场罕见的暴雨。灾情最重的万家村短时降雨量达到210毫米。记者来到龙林镇的这几天,阴雨连绵。王勤告诉记者:“去年8月7日的雨,不知道要比现在大多少倍。当时全镇道路冲毁、农田被淹、群众房屋严重受损,防汛抢险形势非常严峻。”

  而那时,秦彦军在北京一家大医院刚刚预约好专家打算治疗。王勤犹豫了。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一消息告诉秦彦军,因为她知道,这次秦书记去北京治疗的机会是经过镇上干部多次劝说,利用轮休假期才换来的。

  然而就在王勤犹豫之际,陇南市自然灾害监测预警指挥系统给镇上干部发布了灾害预警信息,秦彦军也在短信上看到了龙林镇受暴洪重创的消息。

  “灾情就是命令!”一阵匆忙的对话过后,秦彦军放弃了治疗机会,连夜购买车票返程。

  在从北京返程赶往礼县的路上,他一直在给王勤打电话委托工作,口中仍念叨着一定要让全镇困难群众安全、温暖过冬的话语。

  坐火车、换汽车,连夜到县城后,秦彦军并没有回家,而是连夜赶到了镇上。第二天早上,秦彦军步行去万家村、蒲沟村、榆坪村查看灾情。他很快调集了20多台挖掘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设备,发动全镇105名干部职工,发动群众全力以赴投入抢险救灾。

  经过连续一周夜以继日的抢险,全镇28村的通村道路全部打通,灾区群众的生活很快恢复了正常。这次突破历史极值的降雨由于预警及时,处置得当,没有一人伤亡。

  王勤回忆,在抢修过程中,秦彦军总是用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胸部。“大家都让他回去休息,但他却说,如因自己的脱岗缺位而给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损失,他的良心就过不去。”

  “但是,秦彦军却耽误了一生中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一次治疗机会。”王勤说。

  “我要让村里的特色产业成为农民的钱袋子”

  青泥岭、阴平道、祁山道是镌刻在陇南大地上的“蜀道”地理概念。这里物产丰富,但老百姓以往长期坐困愁城,发展无门。

  2016年4月,秦彦军被调到龙林镇担任党委书记。龙林镇位于礼县深度贫困的“下四区”,属于全市25个特困片区之一的大滩片区。这里山大沟深,地理条件较差,自然资源匮乏,贫困面高达33%,精准扶贫任务十分艰巨。秦彦军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每周只休息一天。

  他走遍全镇28个村,一个村一个组地走访调研,深入农户了解产业发展需求,因村施策。经过反复酝酿、讨论,他确立了“川坝杮子半山椒、高山顶上栽核桃”的脱贫举措。

  60岁的蒲沟村村民席满仓听说镇上新来了一位“苹果书记”,要在龙林镇发展花椒种植。

  “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罢了。”席满仓和村民对这位新来的书记抱有疑虑。

  “你可知道他是谁?”王勤问,“他可是永兴镇有名的‘苹果书记’,当年他就是靠苹果产业,让村民发了财,让永兴镇的文家村、捷地村等4个村成为远近闻名的‘苹果村’。”

  “他能种好苹果,但能种好花椒吗?”席满仓问。王勤一时语塞。

  没想到,秦彦军真就撸起袖子干了起来。

  “秦书记发现我们村有发展花椒的基础,但是缺少花椒修剪、喷药等方面的技术。于是他组织我们到武都学习技术,请专家指导,对全村群众进行培训。”龙林镇蒲沟村党支部书记席保仓说。

  为了改变花椒品种退化、管理粗放的现状,秦彦军多方筹措资金,先后从武都采购优质花椒苗90万株,在西汉水沿岸花椒适生区的6个村,整流域栽植花椒8413亩,建成5座花椒烘干房。

  蒲沟村村民杜文文在提到秦彦军时,告诉记者:“都说要把好干部派到最穷的地方去,这个干部就是不一样,是个‘攒劲人’。”

  杜文文的家位于大山深处,道路难行。“以前很多干部嫌天气热,根本不愿意上来。秦书记几乎每周都会来家里,而且都是走上来的。秦书记爱干净,刚来的时候穿得比一般干部更干净,但来家里次数多了,身上就有了土炕味。”

  “他常跟我说的话是:好好种花椒,苗子我争取给你多要点。”现在,杜文文指着家里的花椒树,“这是当年秦书记帮我栽种的。”

  如今,龙林镇的花椒产业已经走上了规模化、集约化发展道路。2017年底,龙林镇脱贫350户1641人,脱贫工作在礼县所有乡镇中名列前茅。

  让县委常委集体流泪的干部

  “要致富、先修路”。陇南地处秦巴山区深处,山大沟深,因为地质条件极为复杂,长期以来是交通建设的“禁区”。当地群众说两个地方有多远,往往说的是还有几个小时。“看起来很近,走起来很远”是对当地出行最真实的写照。

  龙林镇司法干部王波擅长开山路,总陪秦彦军下乡。现在,王波还会时常回忆起跟秦书记一起下乡的场景,记得那时,秦书记还总爱跟他开玩笑。

  “我开车时总会抱怨镇上山路难走,秦书记就告诉我,这可比前几年的路好走多了。”王波回忆说,“记得那时,秦书记得意地告诉我,2009年马河乡修路,当他还是分管副乡长时,他第一个抄起铁锨埋头苦干。他挖出的路沟笔直、路基平整,成为大家参照的‘示范路’、‘领先沟’。”

  如今在龙林镇多个村庄,几场大雨过后,路面塌方时有发生,不宜居住。秦彦军认为,光修路还不行,只有易地扶贫搬迁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才能让贫困户“住得好,住得住,真脱贫,脱真贫”。

  然而,龙林镇山大沟深,立地条件差,自然条件艰苦,“易地扶贫搬迁是以往干部都不愿触碰的硬骨头,就像拆迁一样难”。王波说,“秦书记却坚持奔波在易地搬迁的路上。”

  故土难离。在征地过程中,潘坪村3户群众对征地有抵触情绪,影响工程的正常实施。9月的一个下午,山上还有点凉爽,秦彦军组织潘坪村村民在支书家的院子里开会。20平米的小院聚集了20多户群众。

  “群众把鞋子一脱就坐下了,那天讲政策讲了4个多小时。很多群众说,如果不是秦书记,这地他们说什么都不征。”王勤回忆说。

  在他的感召下,这3户群众终于答应了征地条件,全镇600多户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得以顺利实施。

  龙林镇贫困面大、贫困人口多,镇情复杂,秦彦军组织全镇干部进村入户,核对贫困户信息,确定帮扶责任人。“一年半的时间里,秦书记的车跑了7万公里,而且全是在龙林镇跑的。”王波说。

  龙林全镇共28个村,秦彦军刚入驻时,镇上的贫困村是13个,来之后增加到26个。王波疑惑,贫困村为什么没有逐年递减,反而不降反增?

  王波在回忆起秦彦军告诉他的话时,似乎有些激动:“秦书记总告诉我们,精准扶贫的路上一个都不能少。党委把我派到这里,就是让我发现贫困,敢于如实上报。”

  “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困在那里你却看不到。我们就要拿出‘敢死拼命’的精神来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秦彦军说。

  今年1月24日,在病逝的前一天,全县文化三下乡活动启动仪式在龙林镇举办。致辞后,秦彦军手捂着胸口,说可能胃疼。他就着广场桌子上已经冰凉了的一杯剩茶,把胃药喝了下去。

  25日,秦彦军的病情突然加重,实在撑不住的秦彦军不得不去天水市医院检查。途中,他给镇长王勤在电话里叮嘱:“明天组织全镇干部再开一次困难群众过冬生活安置的会议,把全镇28个村特困人员情况再摸排一下,尽快把过冬救助物资发到户里,不要漏户漏人。”

  25日,秦彦军因长期劳累,在工作岗位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就这样,他倒在了扶贫攻坚的路上。秦彦军逝世后,礼县县委书记方新生召开了一次县委常委会,为秦彦军默哀,县委常委集体落泪,他们痛失了一位为官为民的好干部。

  今年6月,中共甘肃省委追授秦彦军同志为“甘肃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在礼县,在陇南市,在甘肃省其他市县,许多干部正把他作为榜样,在扶贫路上和他一样“敢死拼命”。

  本报记者朱国圣、屠国玺、成欣

作者:  责任编辑:蒋 瑶
下一篇:无
相关阅读
对不起,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