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甘肃文县网 | 党的建设 | 人武战线 | 招商引资 | 水务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先进典型>>正文
陈云林:带领乡亲掘开深山产业路
甘肃文县网 发布日期:14-10-13 17:27:36 点击次数: 来源:甘肃文县网   转播到腾讯微博


    陈云林:带领乡亲掘开深山产业路
    本网记者 司小平 通讯员 董  超

陈云林他们在修路现场拣石块。司小平 摄

 

陈云林和他们新修的产业路。司小平 摄

昔日的羊肠小道。司小平 摄

出山的货运车行使在宽敞崭新的公路上。司小平 摄

通往大山深处的产业路。司小平 摄

新修到蔡家坪的产业路。司小平 摄

    纹党参,是一味重要的中药材。文县纹党享誉天下,每年都以几千万斤的数量出口。中寨镇因山多、海拔高、气候湿润,非常适合纹党、柴胡等中药材种植,成为全县的主产区。一直以来,当地村民以种植以纹党为主的中药材为生,被大家称为药农。
    沿中寨镇向西十余公里,有条山沟叫哈西沟。再从哈西沟往里走,就看见“八字形”两条沟。沿两条沟的四面坡上,挂着2万多亩山地,百分之九十是以纹党为主的中药材,全是附近哈西沟、墩上和兴隆三个村、700余户、3000多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粗略估算一年产值逾5000万元。
    种药都在大山中。前些年由于基础设施差,药材加工技术落后,广大药农的生活过得艰难而贫穷。近些年,随着党和政府惠民政策的不断落实,广大药农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他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幸福殷实。
    但要提到他们大山深处的产业路,人人都有一块难解的心病。路难行,成为制约他们药材发展的最大难题。
    “天天呆在大山里,顿顿吃的是洋芋,晚上睡的是草棚,挖完党参才出去……”从这首歌谣里,不难听出药农前些年种药的艰辛。
    记者了解得知,前些年通往药材基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药农进山种药、挖药,天不亮就得出发,天黑才能到达目的地。为了省时,他们往往是背着蔬菜、粮食住进山中,一呆就是个把月。
    进山容易出山难。那时药农主要靠人背、马驮运输药材,摔伤、磕伤成了药农的家常便饭。尽管如此,每年仍有很多药农辛辛苦苦挖出来的药材因运不出去而烂在了山里。
    直到从今年6月份开始,哈西沟村的村民们惊喜的发现,每天都有七八个人和一台挖掘机开进沟里,伴随着轰鸣的声音,两条呈八字的山路慢慢的向沟的深处延伸。
    九月初的一天,记者在这条刚刚修好的山路上,遇见到了开着皮卡车上山修路的女司机孙美娥,她告诉记者:“地里干活干不累,一天的路把人走累了。每天有6、7个小时在路上,我们种点党参也太不容易了。现在可好了,路已经修到地边了,我们种药、挖药、运药就方便多了。这真是要感谢陈总啊!”
    孙美娥口中的陈总叫陈云林,他是中寨镇兴隆村的经济带头人。他建的有规模养鸡场,开的有兴宏药材有限公司,还有苹核桃园。看上去,他衣着简朴,瘦高身材,皮肤黝黑,手指开裂,只用创可贴简单的包裹着。面对记者的采访,他竟然有些腼腆。   
    他轻言细语地说:“这条沟里的土地,是我们几个村3000多人口耐以生存的根本。但二三十年来,没有公路,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乡亲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艰辛,而且也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我们这里每家都养骡子,算下来有700多头,仅消耗粮食就是70多万斤,加上每天多在路上耽误的时间,折合成劳力,一年下来就得节省近2000多万元。”
    “其实,我在5、6年前就打算想修这条路了,但因为缺资金的问题总不能开工。今年我自己拿出一大部分,村里经济较好一点的人垫支了一部分,共筹集了30多万元,总算动工了。现在好了,通往沟里面的公路总算打通了,北到缸厂、往西到蔡家坪,加起来总长有8公里多呢。这极大的方便了当地老百姓的生产劳作。” 陈云林显得非常淡定。
    说起修路过程中的艰辛,陈云林沉默了好大一会,才慢慢启齿:“修这条路是我们自己组织的,资金相当匮乏,没有补偿老百姓地上附属物的能力,一切修路占地和用地,全凭我们和老乡们自己协商解决,产生了很多矛盾和麻烦。这么说吧,修了三个月的路,遇到了100多件劳心事,当中甚至有的群众阻挠施工三四天,挖掘机就停了三四天,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提及修这条路的初衷,陈云林坦言:“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日子好过了。但更多的乡亲还是离不开山沟里的土地,离不开艰苦的劳动,为了让大家能更好的种党参,发展药材产业,就下决心修了这条路。”
    一块修路的陈召林、马杨林等村民把记者带上以前的山间小道,不到两尺的路面,如果两条骡子相向而行,就有大麻烦了。“曾经有骡子滚下山去摔死的。” 陈召林指着前面的一段陡坡路告诉记者。听着他们介绍,才能更加明白修这条通往大山深处的路是多么的重要啊!
    和一起修路的“弟兄伙”交谈才得知,那段时间陈云林已经换上严重的静脉曲张,准备到外地治疗,因为正在修路,他一直再把外出治病的时间一拖再拖,直到累倒在工地上,不能动了,才被大伙送出去治疗。在医院病床上,他每天都要打电话询问修路的进展情况。遇到村民找麻烦,他就在病床上打电话和人家交涉,有时一打电话就是半个小时,如果还是做不通工作,过上一阵子,又打电话继续沟通,直到对方答应为止。同房的病友还一为陈云林是个啥子大领导呢,公务这样繁忙。
    其实,陈云林就是当地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和大山里的白杨树一样的质朴耿直。
    “为了这条路,当地的乡亲们做出巨大让步和牺牲。”陈云林指着身旁的一片压埋土地说:“这是一快即将要收获的纹党地,可是因为要修路,就被毁了,那个乡亲也没有说啥,只说了一句‘修路是件大好事,我支持。’向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
     “在没有政府项目支持的情况下,我们修通了通往大山深处的产业路,正像大家说的那样:“中国梦”是一代又一代人能实现的,我的梦也能实现!”陈云林掷地有声。
     “有了路,不但进山种药可以骑着摩托车去了,挖出来的药材也可以用摩托车和货车运出大山了,我们也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说起现在的种药生活,村民王冬英脸上挂满了笑容。

 

作者:  责任编辑:马清平
对不起,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